话说“参星动如参商涉及的星座”与“商星”

星座性格 2020-06-02139未知admin

  有个成语叫“月没参横”,也作“月落参横”,意思是月亮已落,参星横斜,形容夜已深沉。语见《乐府诗集·相和辞十一·善哉行》:“

  月没参横,北斗阑干;亲友在门,饥不及餐。”另有一说认为这个成语的意思是指月亮已落,参星横斜,形容天色将明,笔者不取此解,恐“饥不及餐”不会是在“天色将明”之时也。那么“月没参横”究竟是夜深还是天将亮呢?有清·吴趼人《痛史》第十回为证:“

  二人坐了许久,看看月没参横,大约已是半夜光景。”这“半夜光景”怕只能是夜深而不会是天将亮了吧。另有一个成语叫“斗转参横”,于是也有人解释为是天将亮的意思,这怕是受《宋史·乐志》:“

  斗转参横将旦,天开地辟如春”一句的影响吧,然而这里说的“斗转参横”因为其与“天开地辟”对文,应该不是写实,而是借义,那意思是“斗转参横”之后将会迎来天明。《乐府诗集》所选《善哉行》一诗的作者是曹操,“月没参横”的下一句诗是“北斗阑干”。

  至于“北斗阑干”是夜深还是天将亮,可以唐代刘方平的七绝《月夜》为证,其诗云:更深月色半人家,北斗阑干南斗斜。

  这首诗就是借夜半更深来抒情达意,朦胧的斜月映照着家家户户,庭院一半在朗朗月光下,另一半则沉浸在深夜的暗影中。这明暗的对比更显得月夜静谧。天上北斗和南斗二星均已横斜。应该也是为了渲染“夜静更深”的笔墨,可见将曹诗“月没参横,北斗阑干”一句整体理解,怕也只能是夜深之意了。

  问题的关键在于“参横”,那么“参”究竟是一颗什么样的星呢?“参”字的构造理据又作何解呢?这要从“参”字的古文字字形说起。

  參”,汉字简化过程中则又将正体楷书的“厽”省写成“厶”,于是便形成了简化字的“参”。《说文解字·晶部》:“

  參,商星也。从晶,㐱声。曑,动如参商涉及的星座參或省。”许慎解释的大思是:參和商都是星名,參星也就是类似于商星的星。“參”本作“曑”,字形采用“晶”来表意,采用“㐱”来表音。“參”是“曑”的异体字或者省写。许慎的解释大体接近造字本义。“参”的造字理据应该是:博学仰观

  參星并以之为参照辨别星空。其造字本义应有动词义与名词义两种思维取向:从动词义来说,“参”的造字本义应该是“对照,比较”;从名词义来看,“参”的造字本义应该是对照、比较的对象“参星”。许慎的解释侧重于“参”字的名词义而忽略了“参”字的动词义。借助上文对“参”字的字形解析可知,“参”字的字源意义应为“以参星为参照来观察、对照、比较”,这可视为它的造字本义。

  由此可以形成两方面的引申义:其一是动词义“对照,比较”,其二是名词义对照比较的对象“参星”。例如:“

  无参验而必之者,愚也;弗能必而据之者,动如参商涉及的星座诬也。”(《韩非子·显学》)这句话中的“参”就可以理解为对照或比较的意思,全句的大意为:听到某种说法,没有用事实进行对照验证就加以肯定的人,是愚蠢的人;不能够肯定的事情却引来作为依据,就是欺世。又如: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”(杜甫《赠卫八处处士》)这两句诗中的“参”就是指代的参星。用作表星宿意义的“参”,据说还有一个永远不能见面的结伴兄弟,叫做“商”,它们都是晴朗夜空中的明星。

  谈到“参”与“商”,不妨先说一下古人观测的“二十八宿”。二十八宿实际上是古人观测时对北半球可见星空的28个星位坐标,称为“星宿”,它们类似于天文学所称的“星座”。古人按东北西南四个方位,可以将北半球可见星空分为四个区域,称为“四象”。所谓“四象”,就是将每个方位的7个星宿连缀起来,各自想象成为一种动物形象,即

  “东方苍龙七宿”:角、亢、氐、、心、尾、箕;“北方玄武七宿”: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;“白虎七宿”:奎、娄、胃、动如参商涉及的星座昴、毕、觜、参;“南方朱雀七宿”:井、鬼、柳、星、张、翼、轸。“参星”在西。“参宿”就是“白虎”的最后一位“参”,参宿七星(大约相当于所称的猎户座),中间三星排成一排,故称之为“参”(中国民间称之为“三星”),两侧各有两颗星,七颗星均很亮,在天空中非常显眼,其中最亮的一颗即为“参星”。参宿虽居“七宿”之末,但居白虎形状之前胸,为最要害部位,“参星”主吉。

  “商星”在东。“商宿”就是“东方苍龙”第五位的“心”,心为火,它就是《诗经》里所说的“七月流火”的大火星(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火星),“东方七宿”构成“苍龙”形状,心宿位于龙腰及心肾之所在,故称之为“心”。心是龙心,心宿中最亮的心星即著名的心宿二(相当于所称的天蝎座α星),它就是古人所称的“商星”,“商星”主凶。

  参与商(心宿大火星)正好相对,一个在西部天空沉下去的时候,另一个才出现在东方天空,我们今天称意见不同为“意见参商”,以及兄弟不和为“参商不相见”,皆源于此。

  晋侯有疾,郑伯使公孙侨如晋聘,且问疾。叔向问焉,曰:「寡君之疾病,卜人曰:『实沈、台骀为祟。』史莫之知,敢问此何神也?」子产曰:「昔高辛氏有二子,伯曰阏伯,季曰实沈,居于旷林,不相能也。日寻干戈,以相征讨。后帝不臧,迁阏伯于商丘,主辰。商人是因,故辰为商星。迁实沈于大夏,主参。唐人是因,以服事夏、商。其季世曰唐叔虞。当武王邑姜方震大叔,梦帝谓己:『余命而子曰虞,将与之唐,属诸参,其蕃育其子孙。』及生,有文在其手曰:『虞』,遂以命之。及成王灭唐而封大叔焉,故参为晋星。由是观之,则实沈,参神也。

  二十五年,郑使子产於晋,问平公疾。平公曰:“卜而曰实沈、台骀为祟,史官莫知,敢问?”对曰:“高辛氏有二子,长曰阏伯,季曰实沈,居旷林,不相能也,日操干戈以相征伐。后帝弗臧,迁阏伯于商丘,主辰,商人是因,故辰为商星。迁实沈于大夏,主参,唐人是因,服事夏、商,其季世曰唐叔虞。”当武王邑姜方娠大叔,梦帝谓己:‘余命而子曰虞,乃与之唐,属之参而蕃育其子孙。’及生有文在其掌曰‘虞’,遂以命之。及成王灭唐而国大叔焉。故参为晋星。”由是观之,则实沈,参神也。

  晋平公有病,郑伯派子产去到晋国聘问,同时病情。叔向询问子产说:“寡君的疾病,卜人说‘是实沈、台骀在作怪’,太史不知道他们,谨敢请问这是什么神灵?”子产说:“从前高辛氏有两个儿子,大的叫阏伯,小的叫实沈,住在大树林里,不能相容,每用武器互相攻打。帝尧认为他们不好,把阏伯迁移到商丘,用大火星来定时节。商朝人沿袭下来,所以大火星成了商星。把实沈迁移到大夏,用参星来定时节,唐国人沿袭下来,以归服事奉夏朝、商朝。它的叫做唐叔虞。正当武王的邑姜怀着太叔的时候,天帝对自己说:‘我为你的儿子起名为虞,准备将唐国给他,属于参星,而繁衍养育他的子孙。’等到生下来,有纹在他掌心像虞字,就名为虞。等到成王灭了唐国,就封给了太叔,所以参星是晋国的星宿。从这里看来,那么实沈就是参星之神了。

  也就是说,高辛氏有二子,老大叫阏伯,老二叫实沈。他们原来一起住在旷野里,整天打架,互相征伐。帝喾没有办法,只好把阏伯迁于商丘,让他管理东方的那颗商星;迁实沈于大夏(相当于今陕西),去管理参星。从此,兄弟二人各居一方,永不能相见了,所以就有了“参商离别”的故事。

  另有一说指出,传说归于传说,其实参商本为同一颗星。称天亮前后,东方地平线上有时会看到一颗特别明亮的“晨星”(古人所谓“商”),人们叫它启明星;而在黄昏时分,余辉中有时会出现一颗非常明亮的“昏星”(古人所谓“参”),人们叫它长庚星。这两颗星其实是同一颗星,即。在中国民间称它为“太白”或“太白”。当时天文知识不发达,不知它们原是同一星,就说它们是兄弟二人,因为不合而日寻干戈。所以把他们一个变作商星,一个变作参星,永远互相追逐,但却不能见面,所以把彼此不能相见叫做“参商”。

  但是这种说法不能解释古人所称的“二十八宿”将商与参分属为东西两个区域并将商星对应为心宿的“大火星”的理论,总之,无论参与商是一颗星还是两颗星,它们互不相见是既成事实,所以杜甫诗《赠卫八处士》中所云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”的比喻是不容置疑的。

  荐:发原创得金,“原创励计划”来了!送给孩子的礼物,有征文邀你分享!

原文标题:话说“参星动如参商涉及的星座”与“商星” 网址:http://www.chislim.net.cn/xingzuoxingge/2020/0602/2602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启迈斯星座网 www.chislim.net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